cc

泱泱:

古水:

*miracle of the voice*(声乐之魅) 之
罗西尼 歌剧「塞维利亚理发师」之
第一幕咏叹调: 美妙的歌声随风荡漾
(Il barbiere di Siviglia- Act I: Una voce poco fa)

        1816年2月20日,意大利作曲家焦阿基诺·罗西尼(Gioachino Rossini 1792.2.29-1868.11.13)最负盛名的歌剧作品「塞维利亚的理发师」在罗马的银塔剧院(Teatro Argentina)首演。同是取材自法国作家皮埃尔·博马舍(Pierre Beaumarchais 1732.1.24-1799.5.18)的同名戏剧,由于多年前意大利人派西耶罗(Giovanni Paisiello)已成功将其移植到歌剧舞台,罗西尼的这部新剧受到前剧拥趸的恶意诋毁自然在所难免,对艺术缺乏鉴赏力和独立判断力的普罗大众亦纷纷加入了喝倒彩的行列。是金子总会发光,在经历了premiere以及之后几场演出的失败后,观众的反响呈现出180度急转,鲜花和掌声淹没了剧场,自此,也奠定了该剧在歌剧史上不可撼动之地位!
        罗西尼将轻松活泼的旋律辅以惯用的“渐强”手法,把这部结构简单的二幕喜歌剧之故事情节与人物关系生动有机地串接,让观众随着优美动听的唱段,融入诙谐逗笑的剧情发展,消遣之余,不禁赞叹意大利歌剧完美的艺术感染力。这首著名的抒情短曲(cavatina)出现在第一幕第二场开头,当女主人公罗西娜(Rosina)想起在自己窗下弹唱心曲的意中人-穷学生林多罗(阿尔马维瓦伯爵乔装)英俊潇洒的容貌,同时又苦于被贪财好色的监护人巴尔托洛医生纠缠,不禁心生感触,内心所想随着乐声,如微风般轻轻荡漾开来。花腔技巧在这一唱段中的运用,将罗西娜率真、执拗的性格刻画得细致入微,入木三分。罗西娜一角,在这部歌剧的原始版本中,作曲家其实是指定由戏剧女低音(contralto)演唱,意在表现出角色奸诈诡秘略带反面之个性,然而,鉴于真正能完美游刃于这一音域的歌手实在寥寥,在后世乃至当今的演绎中,罗西娜常由音色相对明亮圆润的次女高音甚至女高音担纲,声调也由原来的E移高半音至F,结合花腔技法,从而逐渐将人物形象正面化,继而也迎合了传统认知与听众口味的转变。
        作为博马舍“费加罗三部曲”之次篇,且故事情节上与「塞维利亚的理发师」有呼应递延关系的「费加罗的婚礼」则先被W.A.莫扎特改编成歌剧,首演于1786年。作为歌剧入门素材,不妨在阅读剧情后,连续聆听比照,看看两位作曲家音乐创作上的殊同,自有一番乐趣!

美妙的歌声随风荡漾(唱词大意):

我听到美妙的歌声在我心中轻轻回响,
它使我的心激荡,甜蜜的爱情令人神往。
啊,林多罗,我的情郎,我愿占有你的心房。
我的那位监护人,想把好事来阻挡,
但是我也会撒谎,把一切安排妥当。
啊,林多罗,我的情郎,我愿占有你的心房,
啊,林多罗,我的情郎,我愿占有你的心房。
我多么温顺,多么娴静,
我多么顺从,多么听话。
我顺从又听话,我顺从又听话。
我多顺从,我多听话,
但若谁胆敢来干扰我的计划,我就像毒蛇般狡猾。
我有着千百条绝妙的好办法,我的手段千变万化。

次女高音: 特蕾莎·贝尔冈萨***
                 (Teresa Berganza 1935.3.16- )

评论

热度(28)

  1. cn_alpha蓝雨婉雪 转载了此音乐
  2. 蓝雨婉雪泱泱 转载了此音乐
  3. cc泱泱 转载了此音乐
  4. cn_alpha古水 转载了此音乐
  5. 泱泱古水 转载了此音乐